英国发布伊战调查报告 称布莱尔政府盲从美国

时间:2017-07-06 14:49:01166网络整理admin

  英国有关介入伊拉克战争的调查报告6日正式公布,认定前首相托尼·布莱尔及其领导的工党政府盲目追随美国出兵伊拉克,没有经过审慎考虑,以片面的情报判断刻意引导战争舆论,无视战争可能带来大量平民伤亡的风险   被这一报告“盖棺定论”的布莱尔辩称,他当时做出追随美国出兵伊拉克的决定出于“善意”,完全从英国国家利益出发   不选和平选项先选动武   2009年,时任英国首相戈登·布朗委托设立伊拉克战争独立调查委员会,任命约翰·奇尔科特为委员会主席,着手就英军为何参战、如何参战,以及战后重建过程中存在的问题等展开调查历时7年后,独立调查委员会公布这份长达260万字、三倍于《圣经》篇幅的报告   让不少英国反战人士失望的是,奇尔科特在报告中没有明确认定英国出兵伊拉克属于“非法”,仅认为布莱尔政府当时做出介入伊拉克战争决定的程序“远没有达到令人满意的程度”   奇尔科特对英国下议院议员表示,英国入侵伊拉克并非“万不得已”的选择   报告说:“英国在解除(伊拉克)武装的和平选项还没有全部排除前就选择入侵伊拉克,军事行动在当时并非最后的选项”   报告还披露了布莱尔与时任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的书信记录,证实外界先前猜测,即布莱尔早在2002年就已经着手把英国推向出兵之路其中一封信中,布莱尔对布什说:“无论发生什么,我都在你身边”   布莱尔的一名助手告诉独立调查委员会,他和另一名助手曾建议布莱尔把“无论如何”的措词删除,但布莱尔没有听从建议   路透社报道,一些批评人士先前指责当时的英国政府对华盛顿言听计从对此,布莱尔事后还向独立调查委员会予以否认,称自己“不会、也没有(向美国政府)开过‘空白支票’”   布莱尔政府夸大错误情报   2003年,布莱尔以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将给英国带来威胁为由,劝说议会同意英国参与对伊战争,然而英美事后并没有在伊拉克发现任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调查报告披露,政府首席律师曾建议布莱尔确认伊拉克已经违反联合国安理会决议,布莱尔当时做出肯定回答,但至今还不清楚他做出这一判断的依据   报告认为,情报部门应对所谓“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错误情报承担责任,但布莱尔政府错在“过于夸大(情报)证据的可信度”,而且在将情报展现给公众时也有所倾向,“刻意引用”布莱尔自己相信的内容,而不是联合情报委员会呈交情报评估时的总体判断   奇尔科特说,美英2003年发动伊拉克战争时,伊拉克并没有对英国构成紧迫威胁,而发动战争给伊拉克乃至中东地区带来的乱局完全可以预料到   参与调查过程的一名前政府官员接受媒体采访时,在批评参与伊战的决定时毫不留情他表示,伊战“错得离谱”而且英国军事指挥官做出了过于乐观的评估,而这导致了“错误的决定”   布莱尔遭里外“炙烤”   独立调查委员会的这份报告被外界视作针对布莱尔有关伊拉克决策的“重判”,也为不少反战人士提供“炮火”   英国媒体报道,苏格兰民族党重量级人物亚历克斯·萨蒙德可能会在调查报告发布后,依据一项古老法律带领部分议员发起弹劾布莱尔的动议,让他永远无法再担任公职萨蒙德说:“这个国家被带入一场非法的战争中,后果令人震惊,你不能连一点账都不算”   一些在伊拉克丧生的英军士兵家属表示,他们将仔细研究报告,以决定是否能以此为依据对有关责任者发起诉讼   “托尼·布莱尔和那些支持(伊拉克)战争的人应该被送上法庭受审,”70岁的反战人士约翰·劳埃德说,“如果我们视自己为文明国家,那么人们就应该为他们所做的事情承担后果”   另据《星期日泰晤士报》报道,布莱尔所属的工党现任领袖、一直持反战立场的杰里米·科尔宾曾表示希望看到把布莱尔“钉上十字架”,如今乐于看到布莱尔被“盖棺定论”   针对报告,布莱尔事后发表声明,声称对报告中认定的决策失误承担全部责任,但辩称当时这一决定出于“善意”,完全从英国国家利益出发   一位代表179名伊战中阵亡英国士兵组织的发言人称,“他们至爱的亲人死于一场‘毫无必要和并非出于正义的战争’”   □揭秘   布莱尔与小布什书信揭露伊战爆发内幕   据统计,伊战中美国共有4487官兵阵亡,英国共有179名官兵阵亡而伊拉克方面至少15万人丧生,其中多数为平民,流离失所的百姓数量超过100万   如今回头看,在独立调查委员会成立之时的2009年,伊拉克根本没有实现英国政府2003年描述的战略景象,教派冲突严重,国家团结与稳定时刻受到威胁   而在这份历时长达7年的调查报告中,时任首相布莱尔与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的通信被首次曝光,足见伊战前后,两位国家领导人的“亲密无间”   “我们对付萨达姆”   时间:2001年10月11日   摘自布莱尔写给小布什书信这一内容显示,布莱尔和小布什早于2001年911事件之前就曾讨论过除掉萨达姆   “中东地区有一部分的意愿是让萨达姆出局,但(他们)又不愿意把这件事和当前的行动(轰炸阿富汗)混为一谈我对于对付萨达姆没有任何疑问但是如果我们现在就打伊拉克,我们会失去阿拉伯世界、俄罗斯、大概还包括一半欧盟,还有这些后果对巴基斯坦的影响   但是,我确信稍晚些我们能想出对付萨达姆可行的策略”   “无论发生什么,我都在你身边”   时间:2002年7月28日   摘自布莱尔写给小布什的书信,该书信为一个6页记事本,并标注为“个人私密”发送前曾被10名官员翻阅过   “无论发生什么,我都在你身边,但现在需要直面困难目前的计划和策略依然艰难这不是科索沃,也不是阿富汗,这更不海湾战争   除掉萨达姆是正确的他是一个潜在的危险,他可以被控制但是与基地组织有牵连总是有风险的萨达姆的离开会解放该地区   他领导的政体很有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残酷,最不人道的政体   最大的问题是,为了除掉他,你是否需要同盟美国在英国的支持下,可以单独做这件事危险是,像以往一样,可能有意识不到的后果   ……如果我们速战速决,每个人都会成为我们的朋友,如果我们没有能够取得胜利,相互间的指责将会很开始”   “争取和平的最后一英里”   时间:2003年2月19日   摘自联合国有关伊拉克问题相关决议表决时,布莱尔写给小布什的书信,布莱尔共提出了发动战争的6点理由,最后一点理由是这样说的:   “向世界表明我们要发起战争,不是因为我们想要这么做,而是我们必须这么做重要的是,它显示了美国将伸手解决所有关切,并坚定付诸行动……这能给欧洲带来团结表明了我们为和平走了最后的一英里”   “给政权换个好名字”   时间不详   布莱尔提出,未来制度变革的策略是必要的,但需要时间他写给小布什的书信中表示:   “如果推翻萨达姆是一个主要的目的,那么我认为,对叙利亚或者伊朗采取这种支持或默许的态度或许更有利,而不是以(对萨达姆)一样的态度,同时‘教训’他们三个国家,在处理和不同国家的关系上,我更倾向于给伊朗和叙利亚一个机会”   同时布莱尔还引用了对阿富汗问题的处理的经验,他说,如果要给人们带来新的希望,“我们应该给政权换个名字,